找回密码
lt
查看: 50|回复: 0

武汉俊颜桑拿保健会所号召,首先要避开过敏原南方地区最

[复制链接]

677

主题

677

帖子

280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801
发表于 2020-8-14 17: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现上下肢一侧或两侧麻木颤抖,疲软元力,重者行动不便,步履困难,双腿有不随意感,甚至可见四肢肌张力增离,反射亢进,浅反射减弱或消失,病理反射阳推,骸、躁阵孪阳性。⑤混合型颈椎病 z此型在1恼床上最为多见,常同时出现两种或两种以上类型的症状。常见的有根型与椎动脉型混合型,根型、椎动脉型与交感神经型混合型,根型与交感神经型混合型』而交感神经型与椎动脉型混合型较为少见 (4) 诊断要点: 1临床上根据患者的病史、症状和体征咱就可有初步印象,然后再进行下列检查多能做出明确诊断①听诊憧查 z让患者做主动或被动的颈前屈、后伸、左右侧屈、旋转、环绕等活动,若听到患者颈部发出响声即为阳性。病理较长者颈部发出的响声较明显,如果响声是低音调沙沙音则为锥体骨质增生,其响声部位较深。若颈部响声是响亮的嘎嘎音,而且声音较浮,则为颈部韧带肥厚、钙化。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只根据颈部出现响声的响度来判断颈椎病的轻重有些正常人也可在颈部活动时出现响声,注意防止误诊。②触诊检查 2患者正坐,颈部轻度前屈,医生用拇指自上而下逐个触摸、按压、横拨颈椎棘突及其项韧带,借以辨明颈棘突有无偏歪、压痛,椎间隙是否等宽,生理曲度有否改变,是否出现 C型或反 C型侧弯,项韧带是否纤维化或钙化,触压颈椎棘突旁肌肉有无压痛点和条索状、块状物及结缔组织硬结,这些阳性结果都会给诊断本病提供依据。根型颈椎病多数在棘突间及椎旁有明显压痛点,椎旁有索状物或块状硬绪,并可在第 4-7颈椎棘突上触到项韧带肥厚钙化,在横拨该韧带时,可听到嘎嘎的响声。武汉出名的桑拿会所梁门穴 梁门经穴名。出《针灸甲乙经》。属足阳明胃经。 z在上腹部,当脐中上 4寸,距前正中线 2寸(~6日。 (2)主治 z胃痛,呕吐食欲不振,腹胀,大使清。 (3)常用手法 z按、压、揉、拿。 关门穴关门经穴名。出《针灸甲乙经》。属足阳明胃经。 2在上腹部,当脐中上 3寸,距前正中线 2寸(-66) (2)主治 2腹胀,腹痛,肠鸣泄泻,水肿,食欲不振,遗尿。 (3)常用手法 z按、压、揉、靡。


经由长时间手指模索的经验,慢慢就能自由的控制力量,达到最高的治疗效果。另一伸特殊的方法,是给予脚部振动摩擦这是靠著弹性和律动由手指将刺激传递至组织的一种方法。


武汉光谷桑拿会所体验葛德和陶器号主人葛璇生君,一日来延余往诊,见其面如被酒,神态反常,身躯甚呆木,虽在冬令,而衣甚单薄,问其病情。曰 g双目不能上视,不能下窥,胃呆不思饮食,勉强进餐,亦堆积胃中,不复能消化,日间尚可勉御夹衣,入夜则热极不能覆被,即覆单被亦非露双足于被外不可,登榻后固不能熟睡,且亦不敢寐,盖睡即则精立至矣。更询其病若干时,曰:已半年。此半年中,近二月为最甚。以常情论之,食少而又耗其精,其人必虚弱不堪,然葛君不觉十分疲惫,且谈话时,发音尚清晰,经反复诊察后,断其病于肾者少,而病于肝者多。葛君曰 g鄙人l比症经多数医者诊治,均未能奏效,即向来为余治病迭奏奇效之医生,亦无成绩可言,吾病殆真不起耶。旋出示诸医生后所处之方,类皆抱薪救火,摆苗助长之剂。葛曰 z凡此诸方,有不妥者,先生第~言之,万勿循医家之惯例有所顾忌,安于缄默,吾苦病魔之磨折久矣,幸怜而教之。余观其情词恳切爱告之曰:诸方都不察病源所在,而用紫河车之方尤谬,紫河车之为物,极腥臭,宁能多服。今连进二十余剂无怪胃部呆滞不思饮食,且时值冬至阳生时,无既上升,故精下泄更甚,君子病什之五误于医,其他五分,二分属于肾,三分属于肝,所有为君诊治之医者,均着眼于肾,而未顾及肝,此其所以不能见效也。君苟昕余诊治,则余治肝不治肾,肝病既愈,则肾病亦随之而愈。葛臼 g此诚余抱病以来,第一次所闻之精靡议论,然则此病果犹有救乎?曰:君之病诚深,然尚有望。葛问一日推治二次可乎?余曰 g一指禅本有两仪之法,翌日清晨葛走怦来言昨日气闷推治后稍舒,请每日午饭后及晚饭后前往推治两次。十余日后,正推治时,葛君忽曰 z腰以下勿推可乎?余异其言曰:此君之意乎,抑他医之主张乎?若为君意,则君固非医家,无足深怪,若为他医意,则余为尽责汁,不得不实告曰:今日之事我为政,若容他人置味有百害而无一利,所贵乎一指禅者,
乃在知病之所在而推治之,并非如其他推拿家,不知病源,可以为他人之意思所左右也。葛君不得已,对曰 2此系他医之意,盖以余近日滑精之最更多也,余乃以浅显之说喻之曰:人体下部发泄之物,精之外尚有便溺,此君既谓推治下部恐遗泄更多,何君之便溺仍如前艰涩乎?既承不弃,请为君详论人体各部器官之为用,夫人之脏腑,譬犹所雇之工役,无病则脏腑为良匠、为忠仆,设或有病当详察其脏腑各部,究系何部未能称职。以君之滑精论,真病在肾,肾何以亏?以理推之,当然为近妇人所丧过度矣。然此病设果因渔色,幸恕余直言,君墓木巳拱矣,岂犹能支持耶,且 1连日与君晤谈,应对亦甚敏捷,以余诊断,知君之病,定不专在肾而实在肝,然则肝阳何以如是之盛?若不深求其故,则必以为君之体质如此。但以余观之,当别有原因,此殆蕴结特殊之热而伤肝也。葛君至是,乃正色曰 g先生可谓心细如发矣,实告先生,余陶器出口商也,窑中工作,必躬往监督。余曰:窑中之热,君何以堪。臼 s不得己也,病殆肇因于此乎,余家业此已数世,先代皆有肝旺病,而余亦略知医,今罔先生之诊断,吾病虽尚未愈,然心中已觉非常愉快。余曰 g君之病确在肝火太旺,诸医咸着意于肾,不知肾犹君之仆焉,肝又为肾之损友,诸医但顾念肾亏,予以接济,谋所以补益之,而未知肝方日伺肾后,分耗其所受之滋补,是肝之侵耗一日不息,则肾之亏弱一日不复,徒事补肾无益有损,此时亟宣灭方张之肝火,则肾水自源源而来,譬彼陶器之在窑中,其火候亦须适当,否则,器皿未有不增者也。葛君曰 g先生妙论,信足发聋振赖,自今日始,当专就先生推治,不杂投药剂矣。余曰 g余向不反对药品,惟以为不宜乱投耳。今再为君进一言,君之病尤宜缓治而不可以求速效。否则,今日似觉进一步,明日必退三步,所谓欲速则不达者是也。葛甚以为然。乃逐日为之推治,一日葛君曰 s近日胃纳,已不若前之呆滞虽不能熟睡,然心神亦已较前宁帖矣。如是约两月后,余问葛君曰:此时君之胃部,服紫河车之积秽已清,可为君作第二步工夫,法宜引火归源,明日常为君施用此手术临时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 GMT+8, 2020-9-18 20:43 Processed in 0.064448 second(s), 2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